宋朝文化那些事兒 | 宋朝人的春天,裝在園林中

發表于:2022-06-24 10:00:00

  縱觀中國園林史,發展至宋代,已經進入一個成熟的階段,庭院的內容形式也趨于穩定,這一點在近日熱播的古裝劇《夢華錄》中也得以充分體現。新華網思客與“人文清華”聯合策劃“宋朝文化那些事兒”系列,本期特邀清華大學建筑學院教授賈珺解析宋朝園林藝術之美。

  明代湯顯祖的《牡丹亭》中有一句臺詞膾炙人口:“不到園林,怎知春色如許?”宋朝人應該對這句話最有共鳴——因為他們的很多春天,都是在園林中度過的。

  北宋時期,中國造園藝術的中心不是江南地區,而是位處中原的東京開封和西京洛陽。

  《東京夢華錄》說“大抵都城左近,皆是園圃”,百里范圍之內找不到一塊空閑寂靜的地段,春天到來的時候,“萬花爭出粉墻,細柳斜籠綺陌”,城內居民競相出游,從城南到城北,皇家御苑、私家園林、佛寺園林、道觀園林、官署園林和名勝風景區鱗次櫛比,亭臺樓榭、畫橋流水美不勝收,令游者沉迷其中,樂而忘返。

  宋代皇家園林的數量不及秦漢隋唐那樣多,規模也相對較小,但景物的細致程度則明顯超過前代,其中最精雅的是徽宗政和年間所營的艮岳。艮岳位于開封城東北部,三面均以人工疊造的大假山圍合,中央辟兩個方形水池,另有曲折的河流和小池蜿蜒其間,山上堆疊來自江南和其他地區的奇石,雄峻險怪,瑰麗靈秀,千姿百態。此外,大內后苑、延福宮、金明池、瓊林苑、玉津園等也各有佳致。

▲宋徽宗繪《艮岳祥龍石圖》。作者供圖

  每年三月上旬,金明池、瓊林苑和玉津園都向廣大市民開放,是宮禁森嚴的中國歷史上的唯一特例?;实叟c群臣在金明池水心殿大開筵席,水面上有龍舟比賽和彩船表演,東岸可以釣魚,還在幾座園林的空地上搭置臨時帳幕,充斥各種演藝、雜耍、賭博以及飲食、古玩、百貨,熱鬧之極。

▲北宋張擇端《金明池奪標圖》。作者供圖

  西京洛陽本是前朝故都,宋代降為陪都,私家造園的風氣比開封更盛,號稱天下第一。女詞人李清照的父親李格非寫過一篇《洛陽名園記》,記述了洛陽最有名的十九處園林,其中包括開國宰相趙普的宅園、仁宗時期宰相富弼的宅園、名臣司馬光的獨樂園、節度使苗授之的宅園以及環溪、湖園等名園。這些園林一般建筑數量不多,假山以土山為主,常以水池為中心,更多以各種花卉以及松柏、竹林等植物景觀見長。諸園雖然大多屬于官僚階層,卻表現出強烈的文人氣質,而且可以接待外來游客。

  洛陽名園中最受人稱道的是司馬光的獨樂園。這座園林以“獨樂”為主題,設有讀書堂、弄水軒、種竹齋、見山臺等七處景致,分別與主人仰慕的七位古代先賢一一對應,反映了深刻的哲理和通達的人生態度,被后世視作文臣園林的典范。另一座湖園以大面積的湖池為中心,水中堆大島百花洲,湖北建四并堂,以示同時并有“良辰、美景、賞心、樂事”四大優點。

▲明代仇英《獨樂園圖》中的讀書堂。作者供圖

  洛陽的水土條件極好,非常宜于培植花木。春日百花齊放,以牡丹最為明艷,洛陽人對之異常珍愛,甚至以單獨的“花”字作為牡丹的專稱。三四月間,全城市民無論男女、老幼、貧富,都喜歡在頭上簪一支花,然后去逛各處園子。一般進入私家園林,需要給看門人一點“茶湯錢”——這也許可以算是中國最早的公園門票。高官魏仁浦的宅園在池中小島上秘密培育出牡丹名品“魏紫”,輕易不讓人看見,游者交納十幾錢之后才能乘船前往觀賞。獨樂園的園丁名叫呂直,得了十幾貫錢,不愿私吞,主動在園林增建了一座井亭。

  文人更喜歡在園林中舉辦各種雅集,在風和日麗的春天,活動尤其頻繁,特別是立春、二月十二日花朝、三月初三上巳、清明這幾天,往往要在園中賞花、宴飲、吟詩,興致勃發。我們熟悉的很多宋人詩詞,都是春日游園時所作,比如“滿園春色管關不住,一枝紅杏出墻來”“無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識燕歸來,小園香徑獨徘徊”“洛陽相望盡名園,墻外花勝墻里看”。宋代最著名的文人雅集當屬潞國公文彥博留守洛陽時籌辦的耆英會,邀請年高德劭的退休官員在各大名園輪流宴集,諸老大多年過七十,須發皆白,與秾麗嬌美的牡丹花相互映襯,傳為佳話。

  靖康之變后,屢遭兵火的兩京淪于殘破,被金人所占,所有名園均成廢墟。宋朝的疆域退縮到南方的半壁江山,臨安(杭州)、平江(蘇州)、吳興(湖州)、揚州崛起為新一代園林名城,景致更趨于婉約秀美,對元明清三代的造園風尚影響深遠。

  南宋時期,春日游園的風俗依然延續。臨安皇宮由內司在后苑中主辦賞花盛典,亭榭花木裝點一新,錦簾綃幕、器玩盆窠、珍禽異物四處陳列,還讓小太監扮作伙計,開設店鋪,售賣各種瓷器、玩具、首飾、龍船、飲食,只是不再與民同享。高官顯宦各擁私園,熱衷于在花叢中聚會暢飲。老百姓們主要以西湖、虎丘等兼具園林屬性的名勝風景區為游覽地,同樣沒有辜負大好春光。

▲南宋劉松年《四景山水圖》。作者供圖

  再美好的春天,也終將逝去。時隔數百年,宋代園林的雅韻恍若一場春夢,早已隨風而逝,卻又憑借少量遺跡、名畫和《東京夢華錄》《如夢令》之類的文字,給后世留下巨大的想象空間,其情其景,令人無比神往。(作者:賈珺  清華大學建筑學院教授)

監制:唐心怡

編輯:周佳苗 楊柳

校對:孫惠

临幸玩弄公主惨叫
<sub id="xbhrt"><listing id="xbhrt"></listing></sub>
<span id="xbhrt"></span>

    <noframes id="xbhrt">

        <form id="xbhrt"><listing id="xbhrt"><menuitem id="xbhrt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for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