紅研所校注本《紅樓夢》推出新修訂版-新華網
新華網 > > 正文
2022 09/30 11:14:38
來源:光明日報

紅研所校注本《紅樓夢》推出新修訂版

字體:

紅研所校注本《紅樓夢》2022年修訂新版 資料圖片

  “大約270年前,曹雪芹開始了《紅樓夢》的創作。也許他沒有想到,這部被他稱為‘滿紙荒唐言、一把辛酸淚’的小說,成為中國文學史上難以超越的經典,至今仍然受到無數讀者喜愛?!痹诩t研所校注本《紅樓夢》2022年修訂新版發布會上,人民文學出版社總編輯李紅強的一席話,將讀者引入了《紅樓夢》的世界。

  紅研所,即“中國藝術研究院紅樓夢研究所”。自1982年該所校注本《紅樓夢》首次發行以來,已逾40年。40年的光陰中,這是第三次迎來修訂。

  修訂的目的,是更加“接近曹雪芹原著的面貌”。

  以庚辰本為據

  從1982年推出紅研所校注《紅樓夢》的初版本,到1996年、2008年推出第二版、第三版,再到2022年發布最新修訂的第四版,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呂啟祥既是見證人,也是參與者。

  提及紅研所校注版《紅樓夢》的特別之處,呂啟祥認為首先是其所依據的版本。

  “熟悉《紅樓夢》版本史的人都知道,這是一部未及最后完稿的作品。在曹雪芹生前,《紅樓夢》僅以抄本形式流傳,傳播數量有限。1791年,《紅樓夢》迎來了關鍵一年。程偉元和高鶚這兩位熱愛它的人,花費很多時間搜集、整理,刊刻了第一部印刷版本的《紅樓夢》,史稱程甲本。第二年又重印了一次,叫作程乙本?!眳螁⑾榛仡?。

  從手抄到印刷,于《紅樓夢》而言是一個標志性事件。無論是數量上還是從流行范圍上,刊刻本的傳播能力都比手抄本強太多。

  “此后的幾十年間,先是流行無點評版。19世紀30年代,王希廉以程甲本為依據進行評點后,評注本流行起來,一直到新文化運動?!眳螁⑾榻榻B道。

  于《紅樓夢》的傳播而言,第二個標志性事件是亞東本的出現。

  亞東本由亞東圖書館刊刻,初版本推出于1921年5月。與此前的版本不同,亞東本刊行的版本有了標點。這樣一來,《紅樓夢》眉目清晰、版式疏朗,令人耳目一新,風行一時。1927年,亞東本重排了一本,由此前以程甲本為據,改為以程乙本為據。

  此后,1939年的世界書局本、1940年的開明潔本,新中國成立以后1953年作家出版社所印的版本,以及1957年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版本,都是以程乙本為底本。

  “就像一位研究《紅樓夢》的前輩學者魏紹昌概括的那樣,在1927年以前,《紅樓夢》的各種印本幾乎全是程甲本子孫的天下。新中國成立以后,程乙本的子孫卻獨占鰲頭了?!眳螁⑾榇蛉さ?。

  這種“獨占鰲頭”的態勢,一直延續到1982年,人民文學出版社推出紅研所校注的《紅樓夢》。

  “這個版本與此前的版本不同,前八十回主要以庚辰本為依據,后四十回以程甲本為依據,集中當時紅學界的研究力量集體校注而成?!眳螁⑾檎f。

  所謂庚辰本,是成書于清乾隆年間1761年前的手抄本,原書題“脂硯齋重評石頭記”,保存有曹雪芹原文《紅樓夢》七十八回及脂硯齋批語兩千多條。參與校注的,有馮其庸、李希凡、朱彤、沈彭年、陶建基、徐貽庭、祝肇年、顧平旦、沈天佑、呂啟祥、林冠夫、張錦池、周雷、胡文彬等20多位先生。全書耗時7年,精心打磨而成。

  “程高刻本流行了一百多年。不以程高本為主要底本,而以手抄本為依據,另起爐灶、校注成書,這在當時來說是一件新鮮的事,所以我們稱它為新校本。從版本史的角度來看,這個新本子也是劃時代的?!眳螁⑾橄萑牖貞?。

  “有人認為庚辰本不夠完美,有很多抄寫錯誤。但在我看來,它是較接近曹雪芹原本的。正因為抄者水平所限,能改寫的內容也少。錯別字可以校正,但改寫卻不易校對出來?!北本┐髮W中文系教授陳熙中這樣認為。

  據悉,自1982年首次出版以來,加上各類版本,新校本已累計發行近1000萬套,成為影響最為廣泛的《紅樓夢》讀本。

  新版修訂逾380處

  或許有讀者會疑惑,近20年來,紅研所校注本《紅樓夢》的封面設計與定價就沒怎么變過,看起來沒什么變化。

  “其實,其中的文字內容在不斷地修訂、更新?!眳⑴c了此次修訂的人民文學出版社編輯胡文駿說道。

  據修訂說明,此次修訂,計正文及標點150余條,校記30余條,注釋200余條,注釋中增加條目40余條,修改條目160余條。

  呂啟祥將修訂條目的類別概括為三類。

  一類是盡力尊重底本,恢復原來的文字。

  “盡量保持成書時的白話文特色,是這一版??睍r我們遵守的原則。比如,不用‘欠情’,恢復‘見情’;不用‘服侍’,仍用‘伏侍’;不用‘慢說’,仍用‘漫說’;不用‘擺酒’,仍用‘排酒’;不用‘居住’,仍用‘住居’;不用‘稱心’,仍用‘趁心’等等。雖然只是一字之差,或顛倒過來,但語言習慣和語感是不同的?!眳螁⑾檎f。

  二類是小說中相關文學作品的引錄,充分尊重底本原文,不據通行整理本對其進行“校正”。

  有一例很為典型。第六十三回,芳官所唱《賞花時》的第二句:“閑為仙人掃落花”。此前的第三版中,??闭咭蚱渑c湯顯祖原作不符,據標準整理本校正為“閑踏天門掃落花”。有學者撰文指出,這種??蓖耆嘤?,原因是“閑為仙人掃落花”是曹雪芹祖父曹寅致友人的詩注中所引。這位友人,是曹寅所敬重的志士杜岕,曹寅還自號“西堂掃花行者”。因此“閑為仙人掃落花”并非誤記,而是有意改寫,應當恢復。

  三類是改正原注中的訛誤,適當增加一些條目。

  《紅樓夢》中,林黛玉有一句著名的詩句:“寒塘渡鶴影,冷月葬花魂”。在1982年的初版中,第二句為“冷月葬花魂”。而修訂的第二版、第三版改成了“冷月葬詩魂”?,F在這一版,又恢復了原句。理由是,既與詩名《葬花吟》呼應,在明代典籍中也有“戲捐粉盒葬花魂”的旁證。

  修訂古籍,是一件耐心細致,需要“匠心”的事。

  “那么多先輩和同儕皓首窮經,做這么多細微的調整,為的只是一個信念——為廣大讀者提供一個比較接近曹雪芹原著面貌的普及本?!眳螁⑾楦锌?。

  尋訪曹雪芹的表達

  作為紅研所校注本《紅樓夢》2022年版邀請的學術顧問,陳熙中提出了不少修訂建議。而他的本心,也在于“接近曹雪芹原著的面貌”。

  長期研究《紅樓夢》,讓陳熙中對各版同一處不同詞語的表達較為敏感:“比如說‘足的’這個詞?!?/p>

  《紅樓夢》第十七、十八回,寫妙玉從小生病,看不好,怎么辦?“足的這位姑娘親自入了空門,方才好了”。

  《紅樓夢》第十九回,寫寶玉給襲人留的酥酪又被李嬤嬤喝掉了(上一次是楓露茶被喝掉),大為生氣。襲人安慰寶玉說,自己不喜歡吃酥酪,上次吃就不舒服,“足的吐了才好”。

  “‘足的’這個詞,是‘到底’的意思,在庚辰本抄手的筆下一共出現了7處。但是程高本全部沒有這個詞,7處全改了。好在最新版恢復了過來?!标愇踔姓f。

  長期以來,陳熙中找不到“足的”一詞的出處。一次偶然的機會,他在《靖江方言詞典》找到了“足底”一詞,與“足的”發音相同。于是明白過來,《紅樓夢》里有不少是方言。

  再如“越性”一詞,普通話里找不到,但在《蘇州方言詞典》里能找到相近的表達。

  修訂《紅樓夢》,也像一個抽絲剝繭、逐漸向“真相”靠近的“探案”過程。

  紅研所校注本《紅樓夢》自初版推出以來,就受到學界和廣大讀者的高度關注。呂啟祥認為,《紅樓夢》被列為中學生必讀名著,讀者空前增加,再加上古典小說愛好者,讀者規??捎^,未來,版本研究不再是學者的事,只要有興趣、肯下功夫,任何人都可能成為《紅樓夢》的??睂<?。

  “《紅樓夢》,未來一定可期?!彼f。(記者 韓寒)

【糾錯】 【責任編輯:李然】
      // 临幸玩弄公主惨叫
      <sub id="xbhrt"><listing id="xbhrt"></listing></sub>
      <span id="xbhrt"></span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xbhrt"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xbhrt"><listing id="xbhrt"><menuitem id="xbhrt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for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