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幻還是預言,科幻小說中的想象會成真嗎-新華網
新華網 > > 正文
2022 09/30 11:14:07
來源:中國青年報

科幻還是預言,科幻小說中的想象會成真嗎

字體:

視覺中國供圖

  很多科幻作家與其說是預言家,不如說是夢想家。

  這是一個真事:一家出版社收到一名科幻作者的投稿,作者很著急,問能不能今年就出版,出版社問為什么,作者說,我怕這個情節明年就實現了。

  這種擔憂也有“前車之鑒”:《三體II:黑暗森林》中,雷迪亞茲使用的人類最快計算機的運算速度為每秒500萬億次浮點運算。而就在這本小說出版當年,美國IBM公司就研發出“走鵑”超級計算機,運算速度為1026萬億次浮點運算,速度是科幻小說中的兩倍多。

  那么問題來了:科幻是不是預言,科幻小說中的想象都會成真嗎,都成真了科幻小說還怎么寫……

  與其說是預言家,不如說是夢想家

  清華大學中文系副教授飛氘,也是一位科幻作家,很多人認識他是因為《科幻世界》雜志。他在研究中發現,早在20世紀初,凡爾納的作品已被譯介到中國,那時候還是清朝末期,民國讀者就已經很熟悉《海底兩萬里》《從地球到月球》了。

  “我們經常討論科幻多么重要,其中一個論據就是科幻小說中的發明在今天已經或者即將實現,凡爾納的作品就是一個典例,比如潛水艇?!憋w氘認為,很多科幻作家與其說是預言家,不如說是夢想家,而且這個夢想帶有實現的可能性,因為他表達的是人類經歷了科學革命之后的合理想象。

  比如,100多年前人們開始使用電話,就想象未來電話可以隨身攜帶;電話既然能傳遞聲音,未來就可能傳遞圖像信息。再比如,100多年前人們發明了電影,當時就有人設想,幾十年后在家也有一個裝置,可以接收“總站”發出的信號看電影。以上想象,均已早早實現。

  而對于80后、90后來說,他們小時候看過的不少科幻小說中的情節,都已經被模糊了科幻的色彩,“經典”的想象顯得“平平無奇”。

  首屆“鯤鵬”全國青少年科幻文學獎長篇小說組一等獎獲得者、在校大學生王藝博第一次看了《海底兩萬里》后,覺得不過是一個講潛水艇的故事。青年科幻作家王諾諾小時候讀的第一篇科幻小說是《小靈通漫游未來》,成書于20世紀70年代,“第一部講到一個電子表,不用上發條,也沒有指針,是一個液晶顯示器直接顯示數字。我覺得這個設計很普通,這不就是我每天戴的嘛”。

  “后來知道葉永烈在20世紀70年代預言可視電話,這是非常成功的。這種想象,與其說多么有預言性和建設性,不如說我們更應該學習老一輩科幻作者的樂觀態度,相信未來會越來越好,人們的生活會越來越方便?!蓖踔Z諾說。

  還是有很多科幻小說中的情節目前來看沒有成為現實的跡象,比如太空電梯、太陽帆飛船……當然,也有現實發展遠遠超出想象的:劉慈欣寫過一篇《中國太陽》,幻想到2035年時,主人公水娃打工掙到一些錢,就去看房子,售樓小姐告訴他北京的房子一平方米要3500元,水娃大吃一驚,倒吸一口冷氣……

  很多人可以預測汽車的發明,但科幻作家要預想堵車

  每一個科幻作者首先一定是一個科幻迷。當初吸引他們走上科幻閱讀和創作之路的因素,可以用兩個詞來概括,“驚奇”與“哲思”。

  王諾諾認為,科幻小說的想象力分為兩個維度:第一個在于想象是不是足夠跳脫,也就是腦洞是不是足夠大;第二個在于想象是否足夠合理,也就是阿西莫夫提出的“電梯效應”。

  假設有一名1850年的科幻作者,想象了未來百層高樓的存在,開始通過自己的經驗來構思摩天大樓中的生活:首先,爬樓很辛苦,所以大樓里的人不會想離開,所以樓里會發展出獨立的經濟體系;大樓里會有文明人必需的生活設施,比如餐廳、理發廳、健身房,因為人們也不會想爬太多層,所以這些設施隔幾層就會循環出現;高層的人要在樓與樓之間來往,所以兩棟鄰近的大樓間會有橋梁,如果要到達地面,坐一個螺旋式的滑梯……

  小說家想象不出電梯,所以他對未來的想象在我們今天看來顯得非??尚?。王諾諾說,“一個優秀的科幻小說家想象出汽車非常簡單,但讓汽車跟人、道路發生關系,這需要高超的技巧。不僅想象出一件今天沒有出現的事情,還能將這些沒有出現的事情與其周圍相聯系,織出一張合理的關系網,這是每一個科幻作者要去深刻思考的問題?!?/p>

  飛氘說:“很多人都可以預測汽車的發明,但科幻作家要做的是預想堵車的出現。就像元宇宙,我們能預言元宇宙的到來和人們在元宇宙的連接,但能不能預言到現實中的元宇宙公司發不出工資的問題,就很有意思?!笨苹门c現實之間,不僅是科技的距離,還有了那么一點社會學和哲學的意味。

  十幾年前有一部美劇《疑犯追蹤》,設想的是攝像頭遍布世界各地,采集信息數據,通過大數據和人工智能,從制止犯罪、拯救生命的動機出發,若有人預謀想犯罪,可以提前制止?!斑@是一種個人隱私和生命安全之間的權衡,科幻最有意思的思維方法,就是在藝術領域討論非常切實的問題?!憋w氘說。

  留給科幻合理想象的空間會不會越來越窄

  今年的想象,也許明年就能實現,留給科幻合理想象的空間會不會越來越窄?對于這個問題,我們從世界公認的第一部科幻小說講起。

  那是英國作家瑪麗·雪萊在1818年創作的《弗蘭肯斯坦》,講的是科學怪人弗蘭肯斯坦,把不同尸體能用的部分拼接在一起,在一個雷雨交加的夜晚給組裝起來的尸體通電,尸體就活了……故事內容在今天看來非常不科幻,甚至是不科學,有些像哥特風的恐怖故事。

  但為什么被奉為第一部科幻小說?王諾諾解釋,因為小說創作于第二次工業革命風起云涌的英國,受過良好科學教育的瑪麗創作小說的出發點,是當時的生物電實驗——幾個科學家給死去的青蛙雙腿通電,發現青蛙的腳還會動。于是,人們猜想,生命與電是否存在某種聯系。

  王諾諾說:“前沿科學+精彩故事,就是非常好的科幻。今天也是一樣,科幻作者不必焦慮地去追現在絕對正確的科學定論,因為很多科學是超出我們的認知范圍的??苹米髌纷钪匾氖菍徝?,不僅是文學審美,還有科學審美。一篇小說有沒有對科學基本的尊重,這很容易看出來?!?/p>

  其實,在宏觀層面,科幻對未來的預言有兩種,一種是科技悲觀論,一種是科技樂觀論。前者總是在毀滅世界,后者總是在拯救世界。不僅是對未來科技的想象,20世紀80年代之后,中國的快速發展讓人與環境之間的關系成為科幻小說的主題之一:吳顯奎的《勇士號沖向臺風》,表現了人與自然的斗爭;何夕的《異域》警示人類,對自然的無度索取必然要付出代價;王晉康的《替天行道》,講述了基因技術讓落后國家的農民陷入不再擁有種子的窘境……

  不久前,成都遭遇歷史罕見的高溫天氣,身處成都的《科幻世界》雜志社副總編姚海軍覺得,那正是科幻的好題材,“科幻有太多的方向,人與自然的關系只是其中之一,但它與我們的現實生活關系最為緊密”。對此,憑借短篇小說《夏日永恒》獲得首屆“鯤鵬”青少年科幻文學獎的徐西嶺透露,他正在創作一部新作品,靈感正是從此次成都的熱浪中來,希望尋找一種對抗環境災變的方式。

  王藝博讀過斯蒂芬·金的一本科幻小說《卡車》,講的就是車輛覺醒、反過來統治人類的故事?,F實中的卡車誕生于1896年,《卡車》創作于1972年?,F在讀到汽車覺醒統治人類,覺得非??尚?,但我們沒有資格嘲笑,現在的科幻在寫什么呢——人工智能覺醒統治人類。

  “都是一樣的道理。在這個宇宙被探索完之前,科幻都有能寫的東西?!蓖跛嚥┱f。(記者 蔣肖斌)

【糾錯】 【責任編輯:李然】
      // 临幸玩弄公主惨叫
      <sub id="xbhrt"><listing id="xbhrt"></listing></sub>
      <span id="xbhrt"></span>

        <noframes id="xbhrt"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xbhrt"><listing id="xbhrt"><menuitem id="xbhrt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form>